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iyinhu.pan的博客

欢迎光临,增辉本人博客,相互交流,让大家的网易博客,更加多资多彩

 
 
 

日志

 
 

由“代沟”说起  

2009-03-14 15:5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听人说起“代沟”这个说法,听其说下去,原来是指上了年纪的人与年轻一辈的“八十后”和“九十后”的新人们之间存在的隔阂,这隔阂甚至是不能相通的壕沟。谓之“代沟”。

其实,存在代沟,是很正常的。因为彼此的社会经历不同,认知不同,爱好不同,观念不同,自然就在这两类人之间形成人们常说的“代沟”了。具体说,老一辈喜欢 “讲旧史”(讲过去的那段历史或经历),喜欢讲传统,讲经验,老年人常“倚老卖老”,说自己“吃的盐比年轻人吃的饭还多”,因此趋向保守,接受新生事物比教慢;而年轻人则喜欢讲现在的,讲新潮的,年轻人有年轻的优势,反应快,容易接受新生事物;再如在使用电脑上,上年纪的人喜欢上上网,看点趣闻,八卦新闻 和保健益康的信息,练练打字或写点东西,而新人则喜看新闻,看体育比赛,听喜爱的歌曲,看博客,搞动漫,搞设计,搞创作,玩游戏等;又如老一辈的喜欢旧歌,像《挑担茶叶上北京》,《边疆处处赛江南》,《洗衣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新人则更喜欢新潮的歌,如《两只蝴蝶》,《老鼠爱大米》,《不需装饰你的梦》及周杰伦和李宇春的歌等;老一辈喜欢跳“伦巴”,“华尔兹”,民族舞等节奏缓慢一点的舞蹈,而新人也就更喜爱跳“探戈”,“拉丁舞”,“街舞” 等节奏快一点的舞蹈;老一辈重艰苦朴素,新人则更倾向于今天的享受;等等,不一而足。

再说四,五十年代出生的当"知青"的一辈,跟他们的子女,基本上是八十后和九十后的那一代人,之间的代沟是很明显的。"知青",是 一个特殊的年代造就的一个特殊的人群,他们的那段“上山下乡当知青”的特殊的经历,知青身上曾经有过的辛酸,无奈,奋斗,拼搏,吃苦耐劳的经历,也有由此而产生的令知青终生难忘的“知青情结”和“知青精神”,这在八十后和九十后的新人看来,确实有点不可思议!最近,笔者与几位知青朋友在参加某项集体活动时,被某出生于五十年代末期的朋友当面半开玩笑地说:“呢,他们就是在海南当知青的!”语气中流露出费解的想法。

这样的“代沟”,为他们之间的融合沟通形成了障碍。幸而,许多老一辈人都有包容的量度,也有许多新人同样有这种包容的量度,双方都努力互相渗透,包容对方,把许多这样的代沟填平了,或者让代沟变得不明显。前段时间,笔者的某些农友,把自己的八十后的儿女,带回去看望自己曾在那儿当知青的海南红光农场,用现身 说法让当今的新人,了解和理解自己的那段知青岁月,希望能增加共同语言,弱化彼此的代沟。

但是,最近我与某位文革前的大学生闲聊时,得知他不懂电脑或没刻意接触电脑,我感到有些失望,因为又少了一个可以通过电脑进行沟通的朋友。与此同时,这位朋友在我的心目中的“档次”降低了。在这之前,类似的大学生朋友,我已碰到了多位。说句可能不妥的话,我们之间又形成了新的代沟。过去常说,“学会数理化, 走遍天下也不怕”。这些文革前的大学生,当时高考是没有分文理科的,就是说,他们的数理化学得不错,才能迈进文革前的大学。可现在还要加上懂级数高一些的 外语,懂电脑,会开车,才能走得远一些,可以走的路多一些。幸而这些大学生,都已退休,不用再求职,不用再搞经营管理,不用再伤这些脑筋了。或者这些大学生拼音不大好,也难记五笔的字根,更没有玩网络游戏以及介入博客的欲望,也就没兴趣涉足电脑了。也有可能是,他们觉得电脑很神秘,也就望而却步了。如果是 这样,那实在太可惜了!因为这让他们的生活,失去了许多光彩,也在与他们身边的年轻人相沟通的地面上犁出了一道道的“代沟”。

对此,何止文革前大学生!有些当过“知青”的和没当过“知青”的,已成为老人的朋友们,也是上述的电脑盲,也在自己的身边与年轻人及同辈人之间,拓开了一条条的 “代沟”。在若干前,我也曾觉得电脑很神秘,但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电脑接触多了,经过不断的学习,摸索,现在,已经到了几乎每天都要接触电脑的地步了。这样,由于电脑造成的与别人的代沟,已消除了许多。但是,由于生活经历,工作经历以及受教育程度的不同,而引至的观念不同和兴趣不同,由此而造成的代沟,的确是难以消除的。

也正由于接受教育的情况有区别,我在博客上发现许多年轻人,在词语使用上,已率先使用粤音繁体字,把那些类似香港人的文字表述,作为与别人沟通的语言。如普通话“的”字,许多博友用粤音字“噶”字代替,把普通话的“现在”,用粤音的“依家”代替,把普通话表述的“我们”用“我地”代替,等等。我想,这可能是 与“囧”,“雷”“打酱油”,“俯卧撑”之类相别的另一种网络语言吧?但是主要用普通话进行思维,写作和沟通的外省的朋友,要与之沟通,将会是不便的,甚 至是困难的。这又会是另一种形式的“代沟”。其实,上述博友习惯了上述这种表述,自然会在作文,考试,以及做其它文字工作时,将会给自己造成麻烦,也会给别人带来不便。

春节期间,高中时的部分同学在名盛的一个房间小聚,餐前的闲谈中,有位同学很惊奇地说我们班的朱勤同学[美籍华人]喜爱看粤剧,以此作为“啄头”新闻,但没有引起反响。我知道,社会上的许多人,应该包括我的同学在内,对看粤剧存有偏见,认为粤剧“老土”,是一种很“old”的文艺形式,是老人家才看的娱乐活动。于是,喜欢粤剧的和不喜欢粤剧的人们之间,很自然地形成了又一种“代沟”。这也就是说,在粤剧上大家没有共同语言。说实在的,我认为,看粤剧是一种美好的享受,看精选的好粤剧,更是如此。如〈范蠡献西施〉[蠡:粤音:礼],〈荆柯刺秦皇〉,<将相和>[也叫<连城碧>],〈卖油郎独占花魁〉,〈子建会洛神〉等,是不亚于看芭蕾舞《天鹅湖》的。就拿粤剧〈子建会洛神〉[或叫《洛神赋》]来 说,既了解或复习到一些我国东汉末年到魏晋时期的历史知识,以及曹植曹子建与洛神甄宓的爱情神话传说,而且还能在欣赏的过程中,学到一些诗词歌赋的实例, 也学到一些难读或不会读的汉文字,当然,也能欣赏到一些非常优美动听的广东音乐和粤剧里旋律优美的曲牌乐,能欣赏到编剧的巧妙构思以及艺员的精辟才 艺。。。可谓一举多得的好事。如此说来,说看粤剧“老土”,真的有点无知了。何况,我那位美籍华人的中学同学,喜欢粤剧,也是很正常的。因为他被“南国红豆”的广东粤剧艺术所吸引,被我国中华民族文艺国萃之一的粤剧艺术所征服。生活在大洋彼岸,把我们能相通的南国艺术奇葩的粤剧,作为工作之余的消遣和文娱生活的补充,也和欣赏歌碟,影碟一样,是不错的选择。

说起代沟,又何止上述的种种代沟,就在我们知青间也存在好几种代沟。第一种,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有相当一部分知青农友,尤其是女性农友,不会操作电脑,令到退休后的晚年生活,大打折扣,少了许多精彩的部分,更因此与会操作电脑的知青农友之间少了电邮,QQ和亲切的视频交流及博客交流等等,从而在彼此之间形成了一种牵强的“代沟”。第二种,在知青农友回城后,经常会有知青农友的聚会,那时,知青们很少缺席的。但随着回城后知青的经历,境遇和地位的不同,参与聚会的知青农友会有所减少。那些命运,境遇,地位好的曾经的知青农友自视变高了,也就少参与知青的聚会,最后干脆不参与了,也就与昔日的知青农友间,砸开了一道同辈人的“代沟”。这种代沟引出的不参与聚会,还算好一些的了,曾有同农场的有一定地位的知青,把2008年我们争取演出纪念知青上山下乡四十周年文艺晚会的努力,竟说是“闹”[搞,闹:意指闹事]不起来的。还有更甚的地位高的境遇好的知青农友在同辈间高筑起那姑且称之为“代沟”的,是因为我听到的某个颇为真实的坊间传说:某日,某知青到某部门递呈要求解决房改问题的报告[注:“房改”即十多年前曾进行的“福利分房”的简称], 刚好,接待这位知青的有关办事人员,正是与其一起当过知青的同学,寒喧过后,来求办事的知青放下申述报告,满心欢喜地告别了。可是,这位知青刚离开“三宝 殿”,那位在办事部门工作的知青马上对旁边的同事说,“这样的老野死多几个,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粤语有句俗话说:“鸡春禁密都能哺出仔[鸡蛋这样密封都能孵出小鸡]”,“ 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事情很快传到坊间里去了。不久,这事也传到我的耳中了。有位哲人说过: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了人们的思想意识。俗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难怪这位知青这样处事。不过,事情如果是真的话,我实在为处在办事部门的那位“顺景”知青感到痛心。显然,还有一些代沟,或者叫“沟壑 ”,情形可能不大阳光。这里就不便涉及了。

其实,上述的某些代沟,是可以弱化以至消除的,而有些代沟是会客观存在的。当然,如能尽可能把更多一些“代沟”弱化或消除,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家庭,将会更和谐,我们的生活,将会更精彩。我们朋友之间的关系,将会更融洽,更容易沟通,未来将会更美好。

20090313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